Au喵

niconiconi♪

我可爱的老师给我定了地狱的主题【和善的微笑】

为鹰院疯狂打call!!!还有其他小鹰吗!
【不过我觉得我这个智商估计每天都会被门环关在外面,最后惨兮兮地飞路进休息室【不

再来一次。
群名群号见图片,现世平安京,新群基本空皮,管理很松只禁性转,请不要大意地进群玩耍!
群里桃花等樱花,妖狐等狗子,白童子等黑童子,一目连吃双龙或连若,红叶和夜叉表示无所畏惧ww

厦门鼓浪屿海底世界。其实我觉得这是个梗,有太太来吗XD

秀秀秀,你们悬赏封印都要秀一波( ´▽`)

我和我的红叶

无cp配对,缅怀被我犹豫再三还是喂掉了的红叶,文中描写的阿妈就是我本人,充斥着自我厌弃的一篇胡言乱语。我不是个好阿妈,希望她在那边能过得好好的。

Q:当昔日的主力突然不再被重视,他/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即使后来寮里的孩子都是姑姑带,姑姑却是我一手拉扯大的。
那是我刚被召唤出来,用掉了阿妈的第四张符,前三张是阴阳师都懂。阿妈抱着我几乎感激涕零,以为自己是纯正的欧洲血统,结果后来差点解锁非酋成就。
在这个穷得惊天地泣鬼神的破寮里,我和雪女艰难地撑起了一片天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可渐渐地,寮里的SR多了起来,阿妈也终于抽到了梦寐以求的SSR——虽然是负责貌美如花的小鹿男和一抽出来就被阿妈弃于不顾的咸鱼。
有天早晨我醒来,诧异着怎睡得周身舒畅,回头才发现已是晌午。
今天寮里放假?
院子里刚被召唤出的二口女正发着呆,见到我怯怯地问:“红叶姐姐,难道没有出去打大蛇吗?”
我呆愣在原地,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。有绵长的窒息感在我早已没有心脏的胸腔里肆意蔓延枝叶。
我突然就想起,昨晚阿妈分御魂时,犹豫了一下,还是把破势递给了白狼妹妹,末了抱歉地看了我一眼。
我早该料到这天的。
我在那一树繁樱下不知独坐了多久,终在逐渐逼近寮门的喧嚣嬉闹声中落荒而逃。
从此,我再也没叫过她阿妈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就这样,我彻底地清闲了下来。平时偶有与她照面时,也只能尴尬地笑笑再匆忙走开,装作若无其事,彼此心照不宣。
褪去平日里热情的伪装,她其实是个极其冷漠的人,信奉实用主义。没有了价值的式神,便绝不会再用。
但真是不幸啊,我也这样虚伪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但我也看见过准备去觉醒塔时她站在我房门前,手抬起又放下,最后叹息着转身离去。
我也看见过她多次求大天狗无果后不顾形象地醉酒,抱着并不是寮中主力的妖狐哭喊崽我对不起你抽不出你老公。
她,好像也没有那么不堪,只不过多少对自己喜爱的式神有些偏心罢了。
只不过,一旦承认这是事实,是不是也间接承认了,我是不被【喜爱】的呢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呐呐,你听说了吗,那个红叶大人要被喂掉了!”
“怎么可能啦,阿妈以前最疼红叶大人了。”
“你没看见吗,阿妈最近都不带红叶大人去探索了!我还听说,是姑获大人要升五星了。”
“是吗?果然比起红叶大人,姑获大人要更厉害些啊……”
那两只小妖就站在我旁边肆无忌惮地咬耳朵,自以为的轻声都被我听了个八九不离十。明知自己动动手指就能把它们赶走,洪水般泛滥的不安与焦虑却促使我不断地听了下去。
连这样清闲散漫的生活,也要失去了吗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QQ牛里脊肉!!!”
被硬拉来观看她一周一度的召唤仪式,我百无聊赖地打着呵欠,觉着和腰间那个娃娃对坐到天明似乎也比这有趣。
召唤阵里忽地刮起漫天枫叶。
“天哪!这是红叶大人小时候的样子吗?”
“好可爱!心都化了!”
一众式神大呼小叫地吵闹着,我眼皮都未抬,明白自己手中又会多一个无辜的祭品。然而她犹豫了一下,竟把那孩子交予姑姑,吩咐了几句,姑姑便去寻新房间了。
我猛地起身欲走,却正好对上那孩子与我当时如出一辙、妖艳却淡漠的目光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早已习惯早起的我惊醒,微微不适地睁开眼,惊奇地发现天空竟只是晨曦微露。
我的呼吸刹时便紊乱了,回忆起那段戎装上阵的岁月,蛰伏在身体里多日的妖力也开始蠢蠢欲动。
莫不是来唤我归队?
以我生平最快的速度开了门,却只见那日背地里嚼舌根的两只小妖,眼里有显而易见的同情。
“阿妈说,让你今晚子时前去正厅。”
我扶着门框,朝露彻骨的寒意一点点渗进皮肤。
这个时间点代表了什么,我很清楚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我抬着的手还未放下,面前的门便“刷拉”一下打开了,雪女讶异的眼神与我撞个正着。
我有些局促,立刻觉得自己这种寻求慰籍的举动太过小孩子气,打着哈哈准备告辞。
却被猝不及防地压入一个有着些许冰凉香气的怀中,脸颊与两团绒球亲密接触。那个冷冰冰的雪女,竟以温柔得不可思议的力道将我拥住了。
她轻声道:“我都懂。”
我的眼里开始有雾气氤氲。
“我一直觉得要不是我只是三星,阿妈也早把我喂掉了。”
她随后俯身,那双像玻璃倒映着天空一般的眸子定定地望着我。
“你……要逃吗?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我缓步走入正厅,不出意料地看见姑获鸟被禁制压在大厅中央,眸中泛着细碎的水光。
许是刚才挣扎得太厉害,直接被她封住了罢。
我看见自己僵硬地走上前跪在了被我养大的孩子面前,准备以最卑微的姿势献上自己的生命。
身为式神,即使无法反抗自己阴阳师的命令,也是能够单方面切断契约。代价不过是自己毕生辛苦修来的妖力罢了。
比起自己的命,一文不值。
可脑海中回旋着一句责问,推动我一步步走向毁灭。
【你不应让她失望。】
【你不能让她失望。】

我不会让她失望。
再会,亲爱的阿妈。

万千荧光散落,一个接一个地熄灭。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眼睁睁看着她被我亲手杀死,大概是上天对我自私的惩罚吧。
安抚好姑姑,我只身走入正厅收拾残局,却发现那破娃娃好端端地倒在地上。
我俯身捡起它,凌晨新鲜的风在我耳畔弥漫开来,恍惚间那娃娃的表情竟生动了起来,定神一看时又了无痕迹。
“红叶?”

落地无声。

听说画什么出什么。【非酋的最后希望